币圈故事

宝二爷吓坏了,怀疑太太是不是加入了传销组织

币安官网注册链接: 币安(Binance)

“鲍二爷”原名郭洪才,是平遥牛肉集团有限公司销售部的负责人。2013年初,我来到北京学习如何在网络上销售牛肉。

当时,他和妻子金阳阳已经结婚了,怀着六甲的金阳阳在听了李笑来的几次讲座后,立即花几十万买了几千比特币

包先生害怕了,怀疑妻子参加了传销活动,于是跟着妻子去听了李笑来的几次讲座。 结果他也被“洗脑”了,索性不再卖牛肉,专心研究比特币投资。

原因也很简单。 郭洪才刚到北京的时候,只花了80块钱就买了比特币,但在他听课的时候,比特币就暴涨了。 到了11月份,已经涨到了近8000元。

短短几个月,所有比特币持有者都一夜暴富。

当时币圈在成都举办了一场聚会,订了当地最豪华的酒店和KTV。 主办方说:“不贵,一晚才30万元。”

币圈论坛_币圈_币圈十大交易所排名

从此,每个听到比特币故事的人都疯狂了,每个人都渴望知道这个比特币是什么。

郭宏才觉得机会来了。 他觉得李笑来的理论太深奥了,因口才好,所以决定亲自传讲。

2013年底,曾经卖牛肉的郭洪才制作了一个名为《宝二爷一步步教你玩转比特币》的网络节目,以其粗俗幽默的语言吸引了无数比特币爱好者。 “宝二爷”也从此成为了币圈的“元老”。

不过,像“宝二爷”这样的低学历“扒脚男”在币圈并不多。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受过教育、渴望成功的人。

2013年是币圈走向平台化的转折点,各种虚拟货币平台应运而生。

首先,吴忌寒的巴比特网站升级为比特大陆,并开发了第一代矿机; 随后团购网创始人李林创立火币网; 离开Docin单飞的徐明星创立了OKEx。 前身为OKCoin。

一年后,旅游卫视美女主持人何一与上文提到的“首富”赵长鹏加盟OKCoin,并被称为币圈“三剑客”。

币圈论坛_币圈_币圈十大交易所排名

但不知什么原因,不到一年,何仪、赵长鹏、徐明星反目成仇,分道扬镳。

此时,“南瓜张”张南庚的矿机“阿瓦隆”已在市场上被抢购一空,每台数十万元仍供不应求。

几乎与此同时,另一位天才少年“烤猫”宣布自己也成功研发出ASIC矿机,成为比特币行业的“卖水者”之一。

“烤猫”的真名是蒋心语,湖南邵阳人。 15岁时,他以全国第11名的成绩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随后前往耶鲁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蒋新宇在美国读书时就接触了比特币。 他深刻认识到这种虚拟货币背后的自由主义思想,并自己打造了一台Asic矿机,成为继张南庚之后第二个打造ASIC的人。 矿工人。

由于没有资金,设备很难量产,于是他在比特币官方论坛上进行众筹,用筹集到的100万元开始量产矿机。

因为他的网名是friedcat,这个名字从此成为了人们熟悉的昵称。

烤猫有着极高的商业头脑。 众筹成功后,他将公司分成了40万股。 他持有59%的股份,其余为参与众筹的股东。

全球能够制造 ASIC 矿机的公司只有 3 家,分别是美国蝴蝶实验室、“南瓜张”和烤猫。 但蝴蝶矿机尚未出货,阿瓦隆产量有限,拥有技术优势的烤猫迅速占领市场。

这期间,烤毛公司的人每天都直接用现金来买货。 它是如此受欢迎,以至于有些人会整夜排队。 第二天公司一开业,他们就会立即丢下现金,带着矿机跑掉。

短短三个月,Roamao通过销售矿机和挖矿就赚了2亿多,成为币圈传奇。

比特币圈内的离奇情况终于引起了相关部门的警惕。

2013年底,央行联合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否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国内交易价格暴跌。

由于政策波动和风险意识缺失,币圈几大巨头损失惨重。

Garage Coffee的赵东因交易清算损失1.5亿; 就连李笑来也损失惨重,表示要开台球馆,不再碰比特币。

一时间,不少币圈大佬按耐不住激动,纷纷把手上的金牌洗去,黯然离去。

2014年,由于烤猫后继公司未能及时推出第二代芯片矿机,以及众多民营矿机品牌涌入,导致烤猫生产的“矿机”算力下降至4%整个网络的。 烤毛也将目光转向了位于江苏淮安的自有“矿场”之一。

这个矿是跟别人合伙的,而烤毛没有什么经营经验,导致合作很快就破裂了。 随后他“失踪”,从此杳无音讯。

也正是在这一年,以太坊(ETH)的概念被确立。 公链技术的发展和应用赋予了数字货币更多的应用场景和价值,区块链正式登场。

比特币作为区块链中核心的加密数字货币,仍然具有不可抗拒的诱惑。

一时间,全国从南到北,“地雷”随处可见。

但要说真正的“矿”,就必须是“宝二爷”的矿了。

今年他在内蒙古建了世界上最大的矿山,但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养鸡场,不起眼。

币圈论坛_币圈十大交易所排名_币圈

这个矿场名义上是他的,但实际上是他通过一些欺骗,与币圈众多投资者合作开设的。

当别人提供金钱和设备时,他只负责中间人。 各个公司也给了他很多干股。 这纯粹是一次“无资本交易”。

“宝二爷”选择内蒙古,因为这里不仅凉爽干燥,适合电脑散热,而且电价便宜。 与其他城市曾经9分钱的工业电费相比,这里只需30分钱。

不过,再便宜,这个矿每天的电费还是要50万元。

投入了大量资金,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挖矿,挖矿变得异常困难。

2015年,“包二爷”看到挖矿成本太高,挖出来的比特币连电费都抵不上,于是低价将矿场卖给了吴忌寒。

他转职,花5000比特币收购了国内BTC123比特币门户网站,并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OO。

他还认为,如果希望比特币的市值增加,就必须有更多的人进入市场。

于是,他开着一辆加长版的中国制造的长城,带着自己的酒吧,在全国巡回演出,到处推广比特币。

“宝二爷”用非常简单粗暴的语言来宣传比特币。 最著名的一句话是:“未来一个比特币将达到100万美元!我有生之年,如果低于100万美元,我就直播吃JJ!”

与“包二爷”的高调相比,一向低调的币圈大佬终于凭借实力浮出水面。

2015年,比特大陆已经迭代了4代矿机,创始人吴忌寒也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币圈最重要的“卖水者”。

吴忌寒的崛起靠的是两个人:詹克团和杨作兴。

早期,吴忌寒花费数百万购买张南耕的“阿瓦隆”矿机时,因交货延误而损失惨重。 他意识到,依靠自己比依靠别人更好。 想要通过“挖矿”致富,就必须拥有自己的矿机技术。

于是他找到了清华大学的天才学生詹克团,表示愿意让他用自己的技术来投资入股。 只要开发的矿机符合标准,詹克团和他的技术团队就可以获得60%的股份。

重赏之下必有勇者。 在金钱的鼓舞下,吴忌寒的第一代蚂蚁矿机S1很快就上市了,加入了与烤毛、张南耕的矿机大战。

烤猫矿机崩盘后,他的技术天才杨作兴被吴忌寒聘请到比特大陆,开发出了性能更出色的蚂蚁矿机S7,几乎统治了币圈的整个矿机市场。

但因为杨作兴的加入,詹克团感到不高兴,拒绝了他要2%股份的要求。 杨作兴最终选择了自己创业,成立了微比特,成为比特大陆未来最强劲的对手。

“矿霸”吴忌寒虽然对杨作兴的离开感到遗憾,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2016年,吴忌寒旗下的比特大陆还拥有蚂蚁矿池和ViaBTC两个矿池,算力达到全网近一半。

雄心勃勃的吴忌寒立志成为全球比特币市场的“说话者”。

币圈十大交易所排名_币圈_币圈论坛

由于当时互联网的带宽问题,中本聪最初设计的比特币区块大小只有1M,严重限制了后来比特币转账交易的效率。

比特币圈子里一直有一些人在讨论比特币区块扩容的问题。 有人说需要2M,有人说10M,还有人说没有上限。

然而,比特币“自由、无纪律”的本质决定了这些漫无目的的讨论毫无价值,根本没有共识。

就在美国专业比特币开发组织提出新的扩容计划、全世界都准备默许的时候,吴忌寒站起来大声说“不”。

当吴忌寒此时挺身而出时,国内币圈因政策波动再次陷入低迷。 他希望依靠比特大陆强大的算力来主导全球比特币市场。

2017年,比特币上涨了1900%,从年初的1000美元上涨至峰值19875美元。 虽然随后遭遇熊市,暴跌至3000美元左右,但大多数人依然为之疯狂。

今年,赵长鹏创立了币安。 随着加密货币概念的流行,币安也随之成长。 与当时的火币、OKCoin并称为“三大数字货币”。

没想到,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突然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融资活动应立即停止。

这一消息的发布犹如一股冷锋掠过,币圈再次陷入低谷。

一、云币网永久关闭; 随后,比特币中国被关闭; 随后,火币、OKEx相继宣布停止注册和充值。 提前感知到这一消息的币安选择了出海。

此时,在中国仍然强大的只有比特大陆。 吴忌寒宣布,比特大陆已在比特币区块478558上强行分离出比特币现金BCH。

为了让BCH取代比特币,吴忌寒打算大幅提升BCH的价格和算力,让更多的“矿工”将注意力转向BCH,让比特币网络更加拥堵。

说白了,BCH是与母体比特币分离出来的一种数字货币。 吴忌寒正试图重塑一个新的“比特币宇宙”,他将成为这个新体系的唯一“王”。

但由于美国等比特币核心团队的拼命抵抗,吴忌寒的目的并未实现。

他还被讨厌他的美国人称为“比特币恐怖分子”,因为他的英文名字Jihad与Jihad(伊斯兰圣战组织的缩写)一模一样。

不过,吴忌寒的强硬经营,依然让比特大陆当年盈利超过50亿。 500人的团队扩大到3000多人。 名利双收的他也以超过150亿元的身价进入了世界超级富豪榜。

可惜的是,这场声势浩大的国际大战也为看似所向无敌的比特大陆埋下了隐患。

2018年,自立门户的杨作兴推出了神马M10,远远超越了比特大陆当时的王牌蚂蚁矿机S9。

不过,詹克团对杨作兴的矿机不屑一顾。 他已经将比特大陆的大量资金和技术投入到AI概念上,直接导致矿机市场近一半的份额被神马矿机吞并。

为了与国际比特币团队竞争,吴忌寒已经用5万个比特币兑换了BCH,比特大陆的大部分算力也转移到了BCH矿场。

这时,一位莫名其妙自称中本聪的“奥本中本聪”创建了基于BCH的BSV,彻底摧毁了BCH原有的模式,让比特大陆损失惨重。

巨大的危机引发了吴忌寒和詹克团的内讧。 双方都认为是对方的决策失误造成了损失。

这场争吵持续了半年多,最终以吴忌寒离开比特大陆而告终,但双方的PK尚未结束。

这一年,李笑来也是满目疮痍。

首先,他创办的云币网通过ETH(以太坊)赚了一波流量,交易量每天都在突飞猛进。 但后来他被监管部门约谈,从此他就小心多了。

2018年,他耐不住寂寞,因录音泄露而受到质疑,走下币圈神坛。

在长达50分钟的录音中,李笑来指出币价上涨的原因并非是价值,称加密货币其实是一场“割韭菜”的游戏,甚至评论称币圈很多大佬联手欺骗和欺骗投资者。 经过。

李笑来直接点名他:“目前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是骗子交易所,瑞波创始人孙宇晨绝对是骗子。”

币圈_币圈十大交易所排名_币圈论坛

因为这件事与他一贯倡导的比特币形成鲜明对比,尤其是一句“这个圈子里XX太多了,共识价值,XX的共识也是共识”让无数粉丝感到很受伤。

事实上,李晓说得对。 很多虚拟货币玩起了“击鼓传花”的把戏。 想要长久玩好,就得不断吸引新的“韭菜”加入。

有趣的是,还没等其他人开口说话,被叫出来的孙宇晨突然跳出来自言自语地凑热闹。

这位20世纪90年代出生的北大历史系学生是当时波场的创始人,靠着自我营销进入了虚拟货币的世界。

大学期间,孙宇晨和清华大学学生蒋方舟因一篇指责北大“学术咨询”政策的文章登上《亚洲周刊》封面。

两人的封面照片下,有一行字:“中国90后精英互联网下的蛋”。

随后,孙宇晨将人人网用户名改为“孙宇晨|亚洲周刊封面人物”。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东亚研究期间,他效仿陈独秀,在人人网上创办了《新新青年》,却被指抄袭。

看到自己当作家的前景渺茫,他立即改变了自己的职业道路,投身于经济领域,并接触了比特币。

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孙宇晨首先加入了硅谷互联网金融公司Ripple Labs,随后回国创业,担任大中华区首席代表。

擅长营销的他在结识IDG资本后创立了瑞博天下科技。 凭借“空气币”的概念,他被对方包装成“90后创业者”,在币圈出道。

他的“空气币”和当时很多华而不实的ICO数字货币一模一样。 光靠一堆没人懂的区块链概念,他就能“割韭菜”。

币圈_币圈十大交易所排名_币圈论坛

ICO的本质是一种公开发行、类似于股票IPO模式的数字加密货币项目。 项目团队通过ICO获得技术开发和资金,投资者可以通过成功交易赎回相应的代币,最终赚取回报。

最疯狂的时刻,台上请来的加密货币行业大佬还在宣传ICO项目,下面竟然有人用POS机要求参与者现场刷卡。 场面堪比传销。

在ICO热潮初期,众多的ICO币确实让一些参与者获得了数十倍的回报,吸引了更多的投机者加入。

不幸的是,大多数 ICO 项目纯粹是概念。 一旦币种没有及时上市,投资者的钱就彻底被浪费了。

在这股区块链热潮中,仅仅依靠ICO大佬们的煽动是不够的。 自然少不了挥舞旗帜营造气氛的“号手”。

在专业的ICO运营团队的管理下,各种区块链媒体应运而生。

在热度最盛的时候,一些头部区块链媒体的软文每篇售价可达10万元,内容无非是炒作区块链覆盖的ICO(代币发行)项目。

羊毛出自羊身上,最终继续支付这些费用的还是“韭菜”。

10

2017年9月,国家相关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ICO定义为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要求对ICO平台进行清理整顿,并组织下架各类代币。

大肆宣传的ICO项目失败了,但孙宇晨并没有放弃,所以他想利用李笑来录音事件来博取人气,展示自己的存在感,但其他人根本不理睬他。

不理他很正常。 币圈有一条“鄙视链”:玩比特币的人都觉得“区块链圈是一群没有币的人在作弊。ICO最多能赚几百倍、几千倍。与比特币相比,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

但就在2019年,币圈发生了大大小小的事情。 正在连锁圈打拼的孙宇晨放开了“股神”巴菲特。

2019年6月4日,孙宇晨在微博发文表示,自己因病住院,暂时取消了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 这件事立即成为热门话题。

此前,孙宇晨以45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00万元)的竞价赢得了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在他的刻意宣扬下,这件事没有人知道。

“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慈善拍卖始于2000年,出价最高者获胜。 吃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可以近距离接触“股神”,瞬间名扬天下。

20年来,用真名拍摄过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只有段永平、赵丹阳、朱野和孙宇晨。

币圈_币圈十大交易所排名_币圈论坛

以往大家趁着吃午饭的机会,都会西装革履准时赴宴,与股神聊天,但孙宇晨的“撒娇操作”却让巴总摸不着头脑。

但也正是由于这一事件的影响,数以万计的投资者进入了孙宇晨的波场币。

不得不说,孙宇晨这一招“欲擒故纵”实在是太高明了。 不去吃饭的营销效果其实比去要好。

孙宇晨就是一顿饭没吃,吴忌寒却始终吃不下饭。

吴忌寒离开后,比特大陆市场相继被竞争对手占领,业绩和股价严重下滑。 在只懂技术的詹克团的管理下,比特大陆已经濒临崩溃。

于是,趁着詹克团出差,吴忌寒在投资者的默许和员工的支持下回来了,并宣布詹克团将解除在比特大陆的所有职务。

惊慌失措的詹克团赶紧回来,立即组织队伍发起反击。

经过一整年的动荡,比特大陆的两位前创始人开始撬公司大门、抢营业执照、变更法人等血腥事件,严重损害了公司的活力。

不仅计划中的IPO立即暂停,估值也从峰值的800亿跌至300亿,员工只剩下几百人。

2020年2月,孙宇晨发推文称自己终于和巴菲特共进晚餐,并且在晚餐期间他还送给对方价值33万的波场币。

消息发布后,波场币市值立即从80亿上涨至99.9亿元。

也就是说,精明的孙宇辰只花了3100万元,就换来了约20亿元的新市值,实在是太值了。

然而,当孙宇晨告诉巴菲特比特币将成为下一代的通用货币时,巴菲特笑着说:“我确信我的孙子更愿意用美元继承我的财富。”

币圈论坛_币圈十大交易所排名_币圈

巴菲特多次公开表示,加密货币一文不值。 与不动产或公司股票不同,它的价值无非就是有多少人进入市场,很容易成为骗子的工具。

“股神”巴菲特看空虚拟货币,但这并不影响孙宇晨希望自己的波场币获得大量市值,他被认为是最大的赢家。

比特大陆的两位创始人已经争斗了很长时间,谁也算不上是胜利者。

2020年底,吴忌寒与詹克团在行业大佬和多名股东的调解下无奈达成和解。

2021年1月,吴忌寒再次宣布离开比特大陆,随后以6亿美元将一半股份出售给詹克团。 此后,他专注于自己的海外矿场“比特鹿”。

从那时起,比特大陆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耗费大量资金和精力的AI智能目前还只是一个概念。 原本的矿机市场再次遭遇政策风险,并无复苏迹象。

吴忌寒正式离职后不久,碳达峰和碳中和成为当年中央经济工作的重点。

高能耗、高风险的“开采”立即成为整治重点。 国内“矿山”闻讯要么关门,要么迁往海外。

吴忌寒的“比特鹿”是较早出海的矿场之一,也算是国内仅存的“矿主”之一。

世间一切喧嚣,皆为利益,世间一切喧嚣,皆为利益。

中本聪创造比特币时,本质上是希望用一种安全、自由的虚拟货币来弥补传统货币体系的不稳定性。

如今,比特币及各种虚拟货币已经成为无数人获取暴利的手段,甚至成为一些不法分子的致富工具,完全违背了设计者的初衷。

当时的比特币爱好者大多没有背景,也没有人脉。 正是因为接触了比特币,他们得到了时代和机遇的丰厚馈赠,成为了币圈的布道者和倡导者。

但暴富之后,有人确实希望将这种数字货币应用到更广泛的场景,而更多的人则浑水摸鱼,通过“割韭菜”来获利。

很吵,唱完我就出现。

比特币和众多数字货币背后的资本依然暗流涌动,币圈的传奇故事还没有结束。

本文作者:海边的奉升先生,奉升岛万笑岛今日头条独家授权发表。

写名人和八卦是有根据的; 图像是正的还是影是斜的,全由你自己决定。 欢迎关注账号@万小刀头。

参考文章:

区块链技术驱动金融,中信出版社

区块链革命,中信出版社

科技与金融前沿: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获取APP

币圈的发展史:从一夜暴富到一无所有,卢松松的博客

中国币圈往事:十年轮回,比特币走势唯有沉浮,钛媒体APP

寻找币圈“祖宗”,一本财经书籍

北大天才吴忌寒年入50亿。 他是如何成为矿霸的? 知乎群

请给文章评分
[总: 0个 平均: 0 星]

Related Posts

币安被罚款及赵长鹏被判刑的详细过程

币安(Binance)及其创始人赵长鹏却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法律风波

赵长鹏与币安:从掌舵人到幕后大股东的转变

关于赵长鹏是否“出来”了这个问题,我们得明确一点:赵长鹏在2023年确实因为某些违法行为被美国司法部调查

交易所关闭,怎么找回资金及数字货币?

币安官网注册链接: 币安(Binance) 大家好今天聊…

币圈盈亏计算方法:三种实用方法让你明明白白

币安官网注册链接: 币安(Binance) 今天咱们来聊…

马化腾:区块链在两会上说了什么?

区块链刚刚开始,他们就有大动作

新版Ripple网络引入两个措施颠覆未来支付行业

2017年数字货币上演大戏,频频抢镜,而现在数字货币的阵容中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明星——瑞波币。其价格周四上涨20%达到创纪录的1.43美元,市。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