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故事

币安抛下深水炸弹全资收购日本加密资产经纪业务

BInance-ads

11 月 30 日晚,币安投下一颗深度炸弹,宣布全面收购日本加密资产经纪商樱花交易所比特币(SEBC)的全部股份。 所有已发行股份已转让给Binance (AP) Holdings Limited。 交易金额和细节并未披露,但《日经新闻》表示,“预计金额达数十亿日元”。

从昨天消息发布的东京时间 17:00(UTC:上午 8:00)开始,日本新用户将无法在 Binance.com 上注册新账户,但对于旧账户的交易没有进一步说明。

日本金融厅公布的《加密资产交易所名录》中没有与币安相关的名称。

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尚未发表公开声明,只是转发了币安官方推特账户的内容。 据链得得了解,赵长鹏目前正在与格鲁吉亚总理会面,讨论格鲁吉亚金融中心战略。 三年来,赵长鹏一直在不停地工作。 详情请参考链得得上一篇文章:从欧洲到东南亚——忙碌的赵长鹏,马不停蹄的币安。

币安注册中国_币安注册中国_币安注册中国

但这笔交易已经出现迹象。 今年10月,赵长鹏在里斯本网络峰会上接受采访时表示,币安今年可能会投资超过10亿美元进行收购,考虑到持有当地某些类型牌照的对象、传统银行行业、支付服务提供商,甚至银行。

仅仅一个多月后,收购就宣告失败。

SBEC在日本的地位,2次出卖自己

目前,链得得了解到SEBC是获得日本金融厅颁发交易许可证的交易所之一。 目前,日本已有31家交易所获得了该交易牌照。 SEBC的注册号为关东金融总监号00031,可交易的加密资产有11种:BTC、BCH、ETH、ETC、XRP、LTC、MONA、XEM、XYM、ADA、COT。

日本交易所有多种交易类型。 日本合法交易所中,交易品种最多的火币日本只能交易24种加密资产类型,包括:BTC、ETH、XRP、LTC、MONA、BCH、HT、XEM、XLM、ETC、BAT、ONT 、QTUM、TRX、LSK、XYM、ADA、DOT、ENJ、IOST、BSV、JMY、OMG、COT。 除了Coincheck、bitFlyer等大型持牌交易所外,很多小型交易所只能交易BTC,或者ETH、BCH等几种大型加密资产类型。

主要原因是链得得曾报道称,即便是日本的合法交易所,在上币过程中也需要158条详细指令,最长可能需要6个月到一年的时间。 尚未出现在市场上的加密资产的上市过程应该更加复杂。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要花数亿美元去买这样一个交易所呢? 业内人士都知道,日本金融厅曾向币安开出两张黄牌。 所以这次我们就不争馒头和口臭了?

赵长鹏在接受链得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在我眼里,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接受币安,一个还没有接受币安。” 详情请参考链得得上一篇文章:赵长鹏的“世界观”与币安的全球突围 | 钛的独家专访。 截至2022年12月1日发稿,币安可在全球11个国家合法开展业务活动,分别是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巴林、阿布扎比、迪拜、新西兰、哈萨克斯坦、波兰、立陶宛和塞浦路斯。

这个曾两次向币安下达禁止国内业务活动命令的日本市场,可以说是全球加密资产交易领域的一座堡垒。 详情请参考链得得上一篇文章:币安第二张黄牌:日本时隔3年再次筑起高墙意图何在? 过去,火币、币安、KuCoin、okcoin都在绞尽脑汁争取日本交易牌照。 国际各大平台的“入侵路线”,疯狂申请、买卖牌照、投资技术资本、更换壳资源,大家各显神通。 超自然力量。 详情请参考ChainDD之前的文章:火币、BigONE同日宣布退出日本。

其中,最具决定性的是现已获得牌照的火币和即将大显身手的币安。 当然,这也是最曲折的一条路。 2021年,币安也曾尝试与TAOTAO(现为SBI VC Trade)合作,但被跟踪得太紧,或者消息可能公布得太早,最终合作并未达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日本市场就是赵长鹏心中的红玫瑰。 今年早些时候,彭博社报道称,币安仍在尝试向日本金融厅申请交易许可证。

此次收购SBEC也经历了极其曲折的过程。 今年 4 月,SEBC 成为 Kakao Piccoma 的子公司,后者运营电子漫画服务 Piccoma。 要知道Kakao Piccoma是韩国SNS巨头Kakao的子公司。 仅仅几个月后,币安就宣布从 Kakao Piccoma 手中收购了 SEBC 的股份。

日本最终摘掉防护罩的原因

除了上一篇文章提到的回购之外,让ChainDD带你分析一下为什么这次落地是可能的。

链得得获悉,SEBC官网已更新。 除了董事会成员变动外,最值得关注的是两名高管空降。

币安注册中国_币安注册中国_币安注册中国

第一个是茅野刚治。 我们来看看他的简历:

2006年加入东京证券交易所。

自2016年起担任普华永道日本首席执行官。

2018年,他加入了著名加密资产交易所Kraken的母公司Payward。

他自 2020 年 3 月起担任 Kraken Japan 首席执行官。

2021年6月至今担任日本加密资产商业协会(JCBA)理事;

2021年6月至2022年6月担任日本加密资产交易协会(JVCEA)副会长。

他在加密资产领域可以说是非常有经验的。 他也是目前日本加密资产领域最大自治协会的重量级人物。 昨天的突然空投应该是币安摸清日本商业手段后采取的最安全、最保险的做法。 昨天,新任首席执行官表示,“日本市场将在未来加密资产的大规模采用中发挥重要作用。 作为拥有高度发达技术生态系统的全球领先经济体之一,其在区块链技术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 准备好大规模采用。”

日本无论是地位还是监管,确实仍然是交易市场的战略高地。

第二位是Leon Foong,他一直是币安亚太区的负责人,但他的主要活动区域是东南亚。

在日本公司,CEO或管理层空降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这次除了茅野草司熟悉日本市场之外,林枫应该主要承担的是监督职能。 不过,虽然SBEC已经有了牌照,但金融厅不一定会如预期那样向币安发放牌照。

FTX破产期间币安的表现令人放心

2018年,链得得就指出,像Coincheck这样的世界级交易所很可能出现在日本市场。 Coincheck事件后,日本交易市场从全球加密货币市场滑坡消失。 期间不断的不和和波折,让日本很难重回巅峰。 链得得还指出,金融厅有意将bitFlyer培育为龙头,但日本市场划分不均所引发的内讧令人瞠目结舌。

随后,Coincheck历经4年复苏,终于重回日本交易量榜首,这让其母公司Monex耗尽心血,终于迎来高光时刻。 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Coincheck将于2023年7月2日上线并在纳斯达克上市。 详情请阅读链得得上一篇文章:【链得得独家】日本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即将登陆纳斯达克,Coincheck不会与包子争名誉。

可悲的是,随后发生的FTX破产事件让监管界不寒而栗。 Coincheck还有时间重回领先地位吗? 日本监管机构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事件追踪请参见链得得专题 | 加密雷曼时刻:FTX黑天鹅事件预警记录。

很难说金融厅什么时候还没有给币安颁发牌照,SBEC 和币安都还没有透露合作细节。 虽然这只是猜测,但这也是日本金融厅通过培育币安来清理加密交易市场的一种选择。

通过多次表态和实际行动,币安已经部分承担了加密交易市场维和部队的角色,斥资10亿美元拯救市场。 就在发稿前,FTX前CEO SBF在电视台公开表示,“我犯了很多错误,但我不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深受日本信任的欧美企业,让日本市场和监管机构明白,加密市场还缺少一些东西。

缺乏完整的监管框架是全球政府面临的问题,而日本政府也无法完美解决。 聘请外部领导者是个好主意。 从交易量上来说,毫无争议的是,币安目前拥有全球最大的交易量,也有目共睹,币安是全球最努力的。

毕竟币安的销量总是几亿或者十亿以上。 要知道FTX交易所在日本算是中等规模的交易所。 FTX的净资产仅为1亿美元,其平台上的加密资产和现金总额不到2亿美元。 详情请见【链得得独家】FTX最大债权人欠债2.26亿美元,日本持牌交易所FTX正在寻找买家。

Related Posts

马化腾:区块链在两会上说了什么?

区块链刚刚开始,他们就有大动作

新版Ripple网络引入两个措施颠覆未来支付行业

2017年数字货币上演大戏,频频抢镜,而现在数字货币的阵容中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明星——瑞波币。其价格周四上涨20%达到创纪录的1.43美元,市。

欧易、币安大平台卖U为什么会被冻卡?

欧易、币安大平台卖U也会被冻卡,原因揭晓。在欧易、在币安这样的大平台上卖U为什么还是会被导致冻卡?说一下最常见的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诈骗团伙

Ripple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诉讼尚未解决

Ripple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间的诉讼尚未解决,业界对于瑞波币(XRP)未来发展的乐观情绪仍在持续升温。据报道,近期市场中再度热议

常用的比特币钱包类型及类型

常用的比特币钱包类型。硬件钱包,大量储存。你可以把比特币钱包理解为对接比特币网络的个人接口,就像你的网上银行账户是对接正规货币系统的接口一样。

美国数字资产交易所将暂停瑞波币(SRP)交易

12月29日,美国数字资产交易所Coinbase表示,将暂停瑞波币(SRP)交易。Coinbase称,交易限制自美西时间14:30开始,到1月1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