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故事

“一夜暴富”的美梦还在继续交易所的“对策”

BInance-ads

最强监管风暴已经开始,陆续有加密货币交易所宣布撤回国内用户。 看似潮水已经退去,但仍有暗流向相反方向流去。

这两天,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仍有交易所开放境内交易,甚至仍在利用交易大赛等营销手段吸引新客户、拉动活跃度; 此外,尽管监管整顿力度加大,多维度打压,仍有不少币币用户通过更换IP地址、更换登录地址、选择其他交易所等方式继续炒币,“一夜暴富”的梦想仍在继续。 。

交易所的“对策”

最近几天,报纸上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币圈已经进入至暗时刻”。 从多个监管部门、金融机构集体封锁、搜索平台多方封锁、各种涉币社交群聊解散、交易集体“撤资”等多重迹象来看,这场史无前例的“清币”操作似乎无可挑剔。

“但市场还是有对策的。” 炒币者的日常聊天也暴露了市场的真实现状。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官方宣布退出的另一边,仍有多家交易所开放给国内用户进行交易。 根据用户反馈和记者亲自测试,一直声称退出中国市场的币安给了很多本币居民炒作交易的机会。

一方面,在登录过程中,尽管被提醒登录地点为中国北京,北京商报记者仍于9月28日通过App和官网登录币安平台。其中,App登录过程中过程中,平台显示“连接错误”,但第二次尝试后,记者成功登录App并进入交易页面; 除了App之外,记者进入官网,点击链接跳转至官网,进入手机验证,验证邮箱地址后,也登录了币安平台。

中国大陆用户如何注册币安?_中国大陆用户如何注册币安?_中国大陆用户如何注册币安?

据币安平台页面显示,除了现货交易、杠杆交易、合约交易外,平台还推出了币安理财、币安矿池、质押借贷、流动性挖矿、币安支付等多项金融服务。 需要说明的是,除了照常登录外,币安依然可以进行交易操作,而且在整个体验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并未发现该平台未对国内用户开放的风险提示。

9月28日上午11点,北京商报记者就币安平台交易情况向币安进行采访。 9月29日15:00,币安相关负责人回复记者称,“币安已于2017年退出中国,在中国没有办事处,中国IP无法访问币安网站,手机注册已被屏蔽,该App已从中国应用市场下架。”

上述币安相关负责人也提到,币安产品并非专门针对中国用户,而是会根据手机选择的语言自动匹配文本。 使用互联网产品时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币安将定期对用户进行自查。 不遵守标准的用户将被及时提醒并删除。

针对币安相关负责人描述的情况,北京商报记者于9月29日再次登录币安App体验,多次尝试进行现货交易等操作,却被提醒“下单失败”。 :交易已禁用。”

不过,记者仍然可以通过币安平台提供的C2C交易渠道正常购买虚拟货币。 此外,记者从另一位国内用户的评价中发现,仍可进行一键买/卖币操作、杠杆合约交易等,交易照常进行。

中国大陆用户如何注册币安?_中国大陆用户如何注册币安?_中国大陆用户如何注册币安?

针对这一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再次询问币安平台,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后者的回应。

易观高级分析师苏晓锐表示,币安仍然向国内用户开放交易的行为,一方面违背了当前监管的大方向,业务运营的可持续性值得怀疑。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也评论称,根据目前国内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政策,在境内或向我国居民提供虚拟货币相关金融服务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这些金融服务既不合法也不非法。 符合规定,一经查实,相关机构主体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硬币投机者的“梦想”

业内人士表示,交易所清算难度较大。 根本原因是货币投机者的投机需求。

“即使我们的交易平台被撤了,用户还是得在该炒的时候炒。交易所这么多,他们有很多地方可以去。” 一家准备退出国内市场的交易所负责人一针见血。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尽管监管近年来启动多轮整治,屡次收紧、多维度打击,但仍有不少币币用户通过更换IP地址、更改登录地址、并选择其他交易所。

正如9月29日,盯着币安平台杠杆合约交易的币民李斌(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己每天最关注的就是币价走势,以“找准时机,骑博摩托”。

“我们也知道这些交易在国内是非法的,但币圈游戏太疯狂了,你可以禁止平台,但更难禁止的是人性。” 李斌盯着手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如今,在所有的投资渠道中,无论是证券、基金还是房产,回报率已经比较低了,但同样的成本,通过参与货币交易,可能会获得更高的回报。

“你看,我每天开合约,我也知道有风险,但一旦开对方向,每天的利润可以达到几万美元。大佬一夜暴富的案例很多。这这种诱惑实在是难以抗拒,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那么多的人进来,占领,再占领。” 李斌说道。

然而,与李斌“一夜暴富”的梦想相反,几秒钟之内,李斌操作的交易指令又损失了200美元。

众所周知,虚拟货币的价格波动很大。 当杠杆工具加入后,就变成了无情的赌博生意,一不小心就有爆仓的风险。 虽然极少数投资者获得了小幅收益的短期“财富升值”,但值得注意的是,还有更多的投机者在睡醒后常常发现自己的资产“归零”的尴尬境地。

汇点地数据显示,截至9月29日19:00,近24小时已有3.25万人爆仓,爆仓金额达1.17亿美元。 与前期相比,这一数据并不令人意外。 随着币价暴涨,爆仓事件并不少见。 以2021年5月17日为例,24小时内就有超过13.8万人被清算,货币资金被套现多达76亿元。

李亚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目前,仍有一些没有任何支持的所谓项目方在发行各种空气币,并且还在国内进行有组织的交易,这些违法行为已经屡屡发生”。被禁止,主要原因也是在利益的驱动下,仍然有人铤而走险,对币币交易中的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投机风险视而不见。投机有一个一夜暴富的梦想。”

整治仍任重而道远

近日,央行等十部门发布了关于虚拟货币整顿的通知。 从通知的措辞来看,监管打击虚拟货币的决心是坚决的。 与虚拟货币相关的商业活动直接定性为非法金融活动,而比特币、以太坊、Tether等虚拟货币并不违法。 其在法律上是可以赔偿的,并规定境外货币兑换机构向境内居民提供服务也是违法的。

但从市场各方情况来看,整治虚拟货币非法交易行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苏晓锐指出,随着监管加大对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打击力度,一些公开的货币炒作及相关业务逐渐转入地下。 另外,在市场上,一些投机和发财的心态一直存在。 ,而币圈里还有一些运营机构幸运地没有被发现。 在她看来,目前还没有发生涉及炒币的典型大案要案,震荡市场的氛围尚未完全形成。

不过,在苏晓锐看来,监管文件的发布也给市场带来了明确的预期,那就是虚拟货币相关机构和从业者的空间将越来越狭窄。 她认为,后续应重点关注与炒币相关的虚拟货币运营主体、实际控制人及金融环节,建议后续监管加大对此类行为的打击力度,树立典型。案例震惊市场。

李亚还表示,目前,对于虚拟货币相关经营活动的监管趋势越来越严格和具体。 对于后续整改,他建议,一方面,相关监管部门要加强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政策和打击力度。 另一方面,还需要加强对公众的宣传教育,向社会宣传虚拟货币炒作等相关经营活动的违法行为。 、危害及其表现形式等,增强公众的风险防范意识。

北京商报记者 刘思红

Related Posts

马化腾:区块链在两会上说了什么?

区块链刚刚开始,他们就有大动作

新版Ripple网络引入两个措施颠覆未来支付行业

2017年数字货币上演大戏,频频抢镜,而现在数字货币的阵容中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明星——瑞波币。其价格周四上涨20%达到创纪录的1.43美元,市。

欧易、币安大平台卖U为什么会被冻卡?

欧易、币安大平台卖U也会被冻卡,原因揭晓。在欧易、在币安这样的大平台上卖U为什么还是会被导致冻卡?说一下最常见的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诈骗团伙

Ripple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诉讼尚未解决

Ripple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间的诉讼尚未解决,业界对于瑞波币(XRP)未来发展的乐观情绪仍在持续升温。据报道,近期市场中再度热议

常用的比特币钱包类型及类型

常用的比特币钱包类型。硬件钱包,大量储存。你可以把比特币钱包理解为对接比特币网络的个人接口,就像你的网上银行账户是对接正规货币系统的接口一样。

美国数字资产交易所将暂停瑞波币(SRP)交易

12月29日,美国数字资产交易所Coinbase表示,将暂停瑞波币(SRP)交易。Coinbase称,交易限制自美西时间14:30开始,到1月1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