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故事

烤猫死没死VIA是币圈唯一的难解之谜

BInance-ads

烤猫到底死没死,并不是币圈唯一的未解之谜。

如今,全球市场波动和变化加速,多维度不确定性仍在增多。 如果我们回顾中国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由于监管政策日趋严格,像币安这样的交易平台都抛出了全球化的概念,这让很多人疑惑:是不是内地市场的韭菜不容易?切,还是这一样? “伪全球化”策略?

随着国际监管的收紧和黑客攻击风险的增加,全球化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有媒体报道称,赵长鹏的币安在系统设计上有优势,但很多人不会忘记,北京时间2018年3月7日深夜,币安暂停了所有币种的提现。 与此同时,包括币安、火币在内的加密货币市场全线暴跌,BTC、BCH、ETH等主流币种跌幅均超过5%。 币安的BTC/USDT交易也出现大量卖单,BTC跌破10,000美元。

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

币安3月7日活动平台截图

多名用户爆料,具体显示多名投资者的山寨币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以市场价格兑换成比特币,主要涉及20多种币种。 当晚币安交易系统出现故障,主要是部分API机器人被黑客攻击。 黑客利用被盗账户中兑换的比特币高价买入VIA,导致VIA最高价暴涨至0.025美元,为24小时内最低价。 增幅超过 11,000%。 如果没有 2FA(2FA 指 2 Factor Authentication,一种结合密码和物理生物标记(如信用卡、短信手机、令牌或指纹)来验证用户身份的方法),黑客就无法提取资金。 残酷的现实是,黑客通过在其他交易所建立空单的方式出售VIA币,然后在其他平台退出市场。 而对于币安被盗的用户来说,他们只能面临钱包里净值接近0的“垃圾币”的兑换。

全球化之后就不会出现安全问题吗? 事实上,情况并非如此。 币安和火币都无法有效控制安全。 早在2018年2月中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就表示,全球针对数字货币的监管行动必然会发生。 她在接受CNNMoney采访时表示,“我们积极致力于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活动,这坚定了我们在这两个方向限制数字货币使用的决心。” 显然,全球监管收紧和黑客攻击,已经成为像币安这样的所谓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典型问题。 如果再加上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对数字货币的政策和态度差异很大,可以说币安的全球梦想和噩梦的因素增加了很多。

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在中国大陆发财,在香港、东京、马耳他、乌干达注册公司……赵长鹏带领币安一步步走向全球流亡

而如果我们回顾过去的币安,我们可以找到“伪全球化”的有力证据。 资料显示,创始人赵长鹏于1977年出生于江苏,创立币安之前。 1987年开始在加拿大长期生活和学习。1993年进入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 1997年后,他分别为东京证券交易所和Bloomberg Tradebook开发撮合交易订单系统和期货交易软件。 2005年,赵长鹏前往上海创立Fusion Systems,开发“证券公司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 到了2013年,与一位扑克朋友的接触为赵长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开始了解比特币,后来让他全身心投入到数字货币的起源上。 赵长鹏曾短暂加入Blockchain.info(知名链上在线钱包服务提供商),并在产品开发阶段与比特币布道者Roger Ver和Ben Reeves频繁接触。 仅仅一年后,赵就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全力投入数字货币领域。

不得不提的是,在币安之前,赵长鹏于2014年6月10日作为联合创始人加入OKCoin,并担任CTO。 他为OKCoin影响力的建立做出了贡献,但短暂的一年“蜜月”却以赵长鹏和OKCoin创始人徐明星的互斗而告终。 闹剧过后,赵长鹏于 2015 年 6 月离开 OKCoin,蛰伏了两年,直到 2017 年 7 月 14 日在香港注册的币安公司正式上线。原 OKCoin 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时任 Yibbo 副总裁,出任币安 CEO。 首席营销官兼联合创始人兼董事。

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

左起:徐明星、何毅、赵长鹏

当时国内渴望数字货币的人数不断增加,一夜暴富的欲望迅速膨胀。 这显然是影响社会稳定和金融安全的重大“隐患”,政府部门的监管日趋严格。 2017年9月,是国内提供法币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极度恐慌的时刻——央行等七部委将ICO列为非法融资,数字货币价格大幅波动。 OKCoin、比特币中国、火币等交易所均宣布暂停境内交易业务。

包括比特币中国在内的大多数主流交易所都使用法币买卖数字货币,并直接遭遇监管制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七八月份,大家就已经嗅到了末日狂欢的气息。 各种ICO项目正在疯狂收割“韭菜”。 大多数平台也抱着“拿到一笔就是一笔”的心态,可能也在等待。 靴子掉落。 币安刚刚上线不久,对政策有着极其敏锐的嗅觉。 积极拥抱监管,提前发布公告限制国内知识产权交易,规避政策风险。 而且,就在进攻一线交易平台的时候,币安迅速将公司从香港搬到了日本,一些团队成员甚至带着家人去了那里。 整个过程中,大量内部资金从中国大陆流向币安。 当然,赵长鹏和他的币安也在中国大陆发了财。 但说白了,币安走的是所谓的全球化道路,就是为了一步步逃避国内监管。 在这一点上,火币的Huobi Pro也类似。

2018年1月23日,何毅在接受《蓝鲸TMT》采访时表示:“币安已经整体迁出中国,用户基本来自海外。” 币安自己的数据也表明,600万注册用户中只有3%是中国用户,这也正是何毅所说的:“他们不再那么关心国内政策了。” 2018 年 3 月 22 日,日本金融厅对币安未在日本注册发出警告后,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香港接受采访时透露,“币安原本在日本设有办事处,我们曾经试图在日本取得了营业执照,但为了避免与当地法规发生冲突,我们现在决定撤出日本,寻求其他地方落户。”

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

事实上,全球范围内,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在加强对数字货币交易的监管。 如今,币安在全球演绎了一条流亡之路——

……

祸不单行,诉讼无处不在。 币安在所谓的全球化道路上搞得一团糟。

币安的全球化之路不仅演变成全球流亡之路,而且在黑客攻击风险增加和全球监管收紧的情况下,祸不单行。

首先,大树引风。 一线交易平台关停后,那些不安分的资金正在寻找下一个释放资金的地方,而正在进行的项目也在寻找发币(ICO)的平台,而币安成为了首选。 尽管香港监管机构对数字货币交易采取了不干涉的态度,但他们正在加强对 ICO 的监管。 就在2018年2月,香港证监会向7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发出警告信,告知其平台上的某些数字代币交易可能被归类为证券。 2018年3月19日,香港证监会暂停ICO。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币安仍在与香港当局进行讨论,但最终结果尚不确定。

更糟糕的是诉讼。 彭博社报道称,根据2018年3月26日和4月24日向香港法院提交的诉讼文件,红杉资本因投资交易失败起诉币安创始人赵长鹏。 红杉资本曾于 2017 年 8 月就投资币安进行洽谈,截至 2017 年 12 月 14 日,赵长鹏团队告诉红杉资本,币安现有股东认为红杉资本提出的交易低估了他们的价值。 。 与此同时,IDG资本表示愿意向赵长鹏注资,估值分别达到4亿美元和10亿美元。 红杉资本认为赵长鹏与IDG资本的谈判违反了其与红杉资本签署的独家投资协议,并成功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禁令,禁止赵长鹏与其他投资者进行谈判。

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_币安大陆

红杉资本向币安借入100万美元过桥贷款,与其A轮股权融资相关

不难理解,2017年9月监管政策出台后,国内数字货币交易所转向海外。 近期市场降温,币价整体大幅下跌,负面事件频发。 国内投资者从疯狂转向谨慎,币安也加快了海外市场拓展的步伐。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鸡毛事件频频发生,币安走上了一条“伪全球化道路”。

Related Posts

马化腾:区块链在两会上说了什么?

区块链刚刚开始,他们就有大动作

新版Ripple网络引入两个措施颠覆未来支付行业

2017年数字货币上演大戏,频频抢镜,而现在数字货币的阵容中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明星——瑞波币。其价格周四上涨20%达到创纪录的1.43美元,市。

欧易、币安大平台卖U为什么会被冻卡?

欧易、币安大平台卖U也会被冻卡,原因揭晓。在欧易、在币安这样的大平台上卖U为什么还是会被导致冻卡?说一下最常见的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诈骗团伙

Ripple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诉讼尚未解决

Ripple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间的诉讼尚未解决,业界对于瑞波币(XRP)未来发展的乐观情绪仍在持续升温。据报道,近期市场中再度热议

常用的比特币钱包类型及类型

常用的比特币钱包类型。硬件钱包,大量储存。你可以把比特币钱包理解为对接比特币网络的个人接口,就像你的网上银行账户是对接正规货币系统的接口一样。

美国数字资产交易所将暂停瑞波币(SRP)交易

12月29日,美国数字资产交易所Coinbase表示,将暂停瑞波币(SRP)交易。Coinbase称,交易限制自美西时间14:30开始,到1月1